请百度搜索合肥市包河区万寿老年公寓找到我们!

公司动态

高端养老院床位空闲率高 家庭医生何时进家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/6/30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家庭病床供不应求

  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,身体状况已达到出院标准了,却不肯出院,原因在于社区缺乏必要的康复手段和医疗条件

  今年10月,北京玉渊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八里庄老年养护院正式成立,开始接收老人入住。首批设立了养老床位120张,不到一周时间,全部预订出去。

  王炳贤阿姨将老伴严吉鹤送到养护院里,成为首批入住的3位老人之一。“这里环境很好,专门配备的职业护工比医院里可好多了。最主要的是离家近,我没事儿就两头跑。”她说。

  在广州市番禺区番奥社区,王慧珍老人正在给有中风后遗症的老伴陈仟林测血压、血糖、心率,与其他家用医疗设备不同的是,王慧珍家里的这些设备与有线电视机顶盒连接,监测数据通过网络实时传递到社区医疗中心“为民星海居家养老服务平台”上,社区医生在第一时间即可掌握老人的各项生理指标,一旦发现指标异常,马上反馈处置意见,社区医生可以处置的,马上上门处置;社区医生不能处置的,将信息传给上级医院。王慧珍介绍,这套智能化家庭护理设备帮了他们家大忙,每当老伴监测指标发生波动,社区医疗中心都能及时警示并给出处置意见,这对她3次中风的老伴来说是一个保障。

  越秀区地处广州中心城区,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全区总人口的20.5%,其中相当一部分为孤寡、独居、伤残、高龄人员。该区六榕街道党委书记潘二华介绍,他们大胆探索医养结合服务,重点实施“引医进门”(进家门、进养老院门)“引医进家”(进健康之家、星光老年之家)等举措,逐步形成“首诊(康复)就在家门口”的医养结合模式。如越秀区第二人民医院每天派出专门的医护人员,定时到社区日托中心(老人饭堂)为老人做常见病诊疗、慢性病康复指导和保健教育等。目前,越秀区老年人就医基本做到“小问题不出网格,一般问题不出社区,突出问题不出街道,重大问题及时上报”。

  社区家庭病床备受欢迎,一床难求。六榕街社区医疗中心古汉斌医生说,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,身体状况已达到出院标准了,却不肯出院,原因在于社区缺乏必要的康复手段和医疗条件。六榕街社区医疗中心设立了100多张家庭病床,有6位医生专门负责家庭病床的巡诊。“尽管家庭病床并非新事物,但实践证明家庭病床非常便于管理,特别是在老城区中易于实行。”

  医养结合依托社区

  实现真正的医养结合,应该让家庭医生进家,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开设“社区养老护理院”,允许民办养老机构自建医疗机构

  北京市政协调研发现,对于政府来说,包括征地、建设成本、人工成本等在内,每张床位实际建设成本约55万元,高昂的成本决定了不可能让大量的老年人都入住养老机构,发展以社区为平台的居家养老服务是大势所趋。从全国来看,90%以上的老人愿意居家养老。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必须进社区,才能更好地服务老人。

  中国老年学学会常务副会长赵宝华认为,医养结合最好有医院作为依托,尤其是要关注慢性病。他总结了医养结合产业的几大问题:一是重硬件、缺软件。人员队伍缺乏专业的培训,缺乏对老年人的人文关怀,缺乏问题的裁定体系。二是一窝蜂搞高端投资,急功近利。从相关数据来看,目前高端养老床位既多且闲,空闲率高达40%。这需要政府引导、市场调节,打造涵盖高中低档的专业体系。

  赵宝华建议,以居家养老为基础,以医院或者社区为依托,养老服务机构应基于社区提供专业护理服务;对效益不好的医院、社区医院进行改造,建立连锁护理型的养老医院;民政部门应该对老年人的生活状况、身体状况进行分级鉴定,由此建立社会养老的分级补贴。必要时,政府可以购买成熟的公司项目,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服务。

  他说,很多农村地区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“养”的问题,所以应该先解决养,再解决医。随着老年人消费能力的提高,医疗产品和服务要瞄准老年人的实际需求,提供适销对路的服务产品,这样才能促进医养结合产业化的良性发展。

  中国康复医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王跃进建议,在机构建设方面,鼓励部分二级医院转型为康复医院,引导现有疗养院、养老院进行升级转型,吸引社会资本建设康复医院,而且要进入社区。要做好机构布局的顶层设计,同时建立起医养机构、康复医学机构独立的准入机制。

  他建议,实现真正的医养结合,应该让家庭医生进家,或开展“网络家庭医生”探索,请大医院专家解决疑难杂症咨询和会诊问题。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开设“社区养老护理院”,由民政和卫生部门共同管理,为失能、半失能老人上门服务。利用家庭病床、签约全科医师等形式,为他们提供专业化的护理、康复、健康体检、咨询和慢性病管理等服务。在民办养老机构中,允许自建医疗机构,集医疗、保健、养生、养老于一体,提高养老院老年慢性病防治能力和保健水平。同时,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合作,就地、及时救治罹患急性、慢性疾病的老人,实现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双向转诊,既解决养老院和护理院专业化医疗救治问题,又解决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继续养老服务问题。

  专业护理人才缺乏

  离开专业医护的养老,很难受到老人欢迎。政府应优先考虑解决失能、半失能老人医疗